rss 推荐阅读 wap

西安资讯站_西安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代理  xxx  云南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聚焦 西安头条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婚姻爱情 购物消费 体育健康 养儿育女 居家生活 微商创业

生儿育女是女人的一场修行(深度好文)

发布时间:2019-06-12 13:16:25 已有: 人阅读

  我滑到几米远的地方停下,车窗半摇,准备近距离观察下妹子们是在发酒疯,还是脑袋坏了想模拟古人守株待兔。

  阿二一脸煞白:献血的是我,随随便便抽掉200ml。姐姐我不吐,不晕,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不过在旁边陪了陪,瞧这点儿出息!

  闺蜜:你最厉害,赶紧拿个镜子照照你的僵尸脸!吃了两碗饭喝了一大份银耳汤才勉强凑够90斤,骗说你108,还吹自己身强体壮。我呸,有本事别抱树,走两步我瞧瞧!

  回忆决堤,思绪控制不住飘到2015年。那天,阿二挺着大肚子进产房……全家在外面左等右等,等来一个又一个包。

  先是顺转剖。因为产程过长,小的一出生就被送进新生儿保温箱。大人先是心脏停跳,后又被医生宣布术后凝血功能障碍。

  医护们将肚子已经瘪下去的阿二放在担架车里。她的脸,腊黄似清明节祭奠时烧的草纸,看一眼,悲伤成河。

  一个曾经无限接近死亡的人,一个把全家吓到至今无法走出心理阴影的人,生完孩子刚两年,居然出来献血了!

  住进去一个晚上,她说晕房。楼太高,睡着了感觉床在晃。一家三口,火烧样地又搬回旧房子去了。装半年空半年,费尽心思,现在要挂牌出租!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谁活得比谁容易,我根本不想关心阿二疯没疯,更不想替她保守献血的秘密,只想火上浇油。

  你娘亲正在数落你出租新房的事。今天你侄子在学校犯了点事儿,老师请家长明天下午去面谈,你有空吗?

  帮他吧,这个渣渣前些天请客吃小龙虾,喊了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等一大帮圈内臭男人,唯独漏了阿二老公。兹事虽小,却足以证明此渣心胸狭隘不仁不义。

  不帮吧,直勾勾围观他被人群殴,那么下次再去他的养殖场里抓免费霸王蟹,难免会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毕竟大家都是眼睛很大视力很好的人。

  阿二一听热血沸腾,打骂阿达她都能心如磐石,骂阿达娘亲可不行。她赶紧停车,扑上去,把正在拔阿达头毛的老太太给薅了下来。

  这老太太凶猛异常,立即缠住阿二不放,连着几个耳光扇过来。阿二90斤的小身板,要放平时,打不过也躲得开。这回情况不同,她身体底子弱,加上献血过后身体尚未恢复彻底。出师不利,脖子被扇出几道血痕,被打得头昏目眩,两眼一闭,直挺挺倒了下去。

  我妈得知阿二去献血,并且被人打晕在路上,顿时炸裂。出发奔赴医院之际,匆忙之中她顺手从自家院里的藤蔓上拽下两条30公分左右的壮硕老黄瓜。

  老母亲的心碎了,霹雳闪过,悲伤化为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条老黄瓜拍在行凶的老太太脑门上,被人拉开后,从包里拔出另一条,趁机拍到阿达脑门上。

  这次事件,勾起了我家老母亲痛苦的回忆。当年她老人家差点白发人送黑发人,个中滋味,每每想起,心头都是一阵战栗。

  岳母先是责怪女婿没看好老婆,当年生娃那么大凶险,好不容易挺过来,怎么可以随便放阿二去献血。接着开导女婿:她舍得把血抽给别人用,有这觉悟,不如你们生个二胎!

  妹夫刚想开口,就听阿二在书房厉声威胁正在学写自己姓名的小司机:你再写不好,我就搬榴莲砸的脚!

  妹夫束手无策,该母老虎情绪之复杂已经超出了他的见识。他憨巴巴地问:她不好好学习,你为什么要呸我?

  我妈眼睁睁看着阿二神经错乱,而妹夫毫无抵抗力。然后,她老人家心灰意冷地接受现实,这个女婿是指望不上的,找他谈也是瞎扯淡。

  一种是乌漆麻黑的深夜,窗外狂风大作,楼下野猫鬼哭狼嚎。小时候,只要我同意她抱着被子在我床上搭个窝,什么刷锅洗碗擦地板,第二天我指哪儿她打哪儿,十分守信用。

  我在电话里嘱咐她不要乱走,站在原地等我。于是这姑娘就脚底生根似的守着马路牙子寸步不挪,有几只深夜出巢的饿狼上前搭讪,“小妹妹,什么价?”“美女,宾馆还是我家?”

  所以,在我看来,献血这件事,虽然她给出的理由不靠谱,但单从几率方面考量,既然一而再,那必定还有三。

  今年五月初,阿二果然又准备去献血。鉴于前两次低调不成蚀把米的失败案例,这回,她聪明异常,以一顿牛排的代价打算将我发展成她同伙。

  “对别人来说,上班或者逛街空隙,拐进献血屋,随抽随走,轻松得像饭后吃甜点。对我来说,不仅要克服晕血的心理恐惧,还要克服身体不太强壮的事实。所以阿哥,以后每一年我去献血,你都得陪着我!”

  我:“吃得咸鱼耐得渴。你体质不行,为啥一定要执着去献血?想做好人好事,找找别的途径,比如到马路边背个流浪的老大爷回家养养?”

  她无视我的调侃:“没有别的途径!你记得我生小孩那年吧?我自己在鬼门关走一遭。我出院了,小孩子仍在住院。诊断单上一堆字:吸入性肺炎,缺血缺氧性脑病,脑积水。

  我去看她,主治大夫说她脑瘫的可能性特别大,别的小孩腿拉直了,自己会缩回去,她不会。别的小孩嚎啕大哭,她只会哼哼唧唧,有可能是个哑巴。

  我跑到院长办公室去问人家有没有更好的医生,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我坐在那里大哭。走在街上,神经衰弱到连苹果和菠萝都不认识。这一生,她要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

  月子没坐完,我偷偷跑到庙里去烧香,求菩萨赐她平安,只要她能好起来,我将毕生行善积德,毕生以我的骨血关爱众生回报天地,甚至每天割我一块肉都行。

  我这一生没有伟大的追求,也绝对成不了名家名士,我只是个自私狭隘不择手段一心想保护自己孩子的普通女人。

  后来,我们果然逢凶化吉。她不仅安然无恙,甚至提前说话,长到六个多月的时候,一哭就会发单音节,懵懵懂懂喊‘妈’。

  当初许愿虽然属于慌不择路,但我愿意一生践守承诺。目前只是献血,后面等身体素质上来了,我还想捐骨髓。

  没死过一次的人,根本不知道,能轻松自由地呼吸,生机勃勃地活着,过着平凡自在的生活,是件多么美好的事。

  前两年藏着掖着,我不愿意把献血的前因后果告诉任何人,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跟人辩驳我是不是封建迷信脑袋进水。我清醒着呢。”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年龄二位数,她年龄只有一位数的某一天。我蹬着山地自行车,求速不求稳,疯一般向前冲。

  坐在后座的阿二,随着我的速度东倒西歪,风将她的头发缠成鸡窝。路过一片隔离带,终于,我把她颠掉下去了。

  她:我不敢哭!刚才路边那家小卖部全家都是猪八戒。他家孙子上回抢我泡泡糖,我跟他打架。他奶奶说我穷死了,一毛钱的泡泡糖都当命,肯定吃不起火腿肠。我刚才要是在他们家门口哭了,她肯定要说,这俩小孩爸妈一年到头不在家,阿哥差点把妹妹给摔死了。

  如果不是一棵藤上长出的两支蔓,她哪有本事把我拉进陈年往事里扑腾。算了,我决定如她所愿,加入她的无私奉献单人组。

  第一,今天小司机在幼儿园,把小裙子脱下来送人了。让她先穿上,礼拜一再带给同学,她不同意。说是回家妈妈还得洗,洗了还得熨,妈妈很辛苦。

  妹夫:人家个个粉雕玉琢,整整齐齐,漂漂亮亮。就你家这个光着两条小细腿,小耷拉在上,要多丑有多丑!

  第二,今天周末的钢琴课,因为小司机一会儿吃东西一会儿上厕所,磨磨唧唧,又迟到30分钟,老师对此颇有微词。

  阿二一听,眉心微皱,又赶紧松弛:不认真学习得管,以后每个周四晚上,你给我狠狠揍她一顿,这样周五一准儿长记性!必须周四打,周五哭脏了还得洗脸,容易迟到。至于喝水上厕所,以后钢琴课之前,给我喂她一包泻药。根本不用上WC,直接拉在裤子里,省时间!

  婚前,她的书桌上放了一溜小杯子,开水、咖啡、茶、花茶,不同口味各有归属,不接受混淆。旁人要是想借用,用完就送给你,她不要了。

  婚后,妹夫给她做饭,咣咣当当一通忙碌。然后将汤锅,平底锅,饭煲,反正哪口锅干的活就把哪口锅直接端上餐桌。

  一人发一双筷子,开始是一家两口,现在是一家三口,围着几只锅吃得稀里哗啦无任何不适。因为三人都不愿意洗碗,所以干脆就不用碗,如此快乐且无纷争。

  餐后,我跟妹夫步行去接上钢琴课的小司机。阿二接到电话,紧急在餐厅卫生间换了衣服参加她的夜跑团去了。

  这位团长,他的热身动作与众不同。他双手抱着一根路灯杆,重复做深蹲。起立下蹲,再起立再下蹲……

  晚风中,妹夫爽朗大笑:阿二为了养好身体去献血,每天零点前一定会睡觉,三餐准时吃,不跟人置气,每晚出来跑五公里。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敢跟人拿着金门高粱酒对瓶吹,现在滴酒不沾。总体来说,这件事不仅帮了别人,也帮了她自己。我们全家都受益。

  我这边,无人问津。一根像小时候兽医扎猪那么粗的针管,狠狠扎下去,殷红的鲜血顺着管子孤独地往袋子里流。

  采血结束,几位众星捧月般把阿二送出门,边走边殷切嘱咐:你这种体质,一看就不太行。以后最好别来了啊。

  我请教亲妹子:“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为啥不让你老公陪你来?你到底是太爱他,还是太想占娘家便宜?”

  “他陪我来过三次。第一次,我走到门口了,他说我气色不好,今天不宜献血,硬是拖了回去。第二次,我表格都填好了,他说我有一边眉毛没画好,赶紧回家补好再来。第三次,他说天阴沉沉的,献血屋附近的磁场不对……他嘴上说支持我,其实心里别扭着呢。他自己是个湖,前后献过20多次了,却特别见不得血从我的血管里冒出来,担心我会在死在这儿。”

首页 | 新闻聚焦 | 西安头条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婚姻爱情 | 购物消费 | 体育健康 | 养儿育女 | 居家生活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西安资讯站 www.3566666.cn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