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西安资讯站_西安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代理  云南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聚焦 西安头条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婚姻爱情 购物消费 体育健康 养儿育女 居家生活 微商创业

冰心与吴文藻:有趣才是婚姻的保鲜剂

发布时间:2019-01-11 12:59:56 已有: 人阅读

  载,他们牵手走过了半个世纪。两个人的爱情经历过岁月静好,也经历过生活跌宕。最苦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放开彼此的手;最难的时候,他们依旧相濡以沫。

  不得不说,时候人们的婚恋观很开放。可即便如此,吴文藻和冰心两人却终其一生没有绯闻,一辈子恩恩爱爱,琴瑟和鸣。

  作家苏青曾吐槽过冰心的长相:“我从前看冰心的诗和文章,觉得很美,后来看到她的照片,原来非常难看。又想到她在作品中经常卖弄她的女性美,就没兴趣再读她的文章了。”

  张爱玲就很看不上冰心的文笔,还在文章中提到冰心:“如果必须把女作者特别分作一栏进行评论的话,那么,把我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以为荣。只有和苏青相提并论我是心甘情愿的。”

  既然冰心不出众,大概是吴文藻情商超高,很会“哄老婆”吧。可是吴文藻偏却是个一板一眼的理工科男。

  谈恋爱的时候,冰心寄给吴文藻一张演出的入场券,直男吴文藻却说功课太难走不开,还回信道歉,简直是“注孤生”的节奏。

  读懂冰心和吴文藻的婚姻才发现,原来那句“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实在不假,幸福婚姻的奥秘不是别的,而是有趣。

  吴文藻和冰心的相遇是在一艘游轮上,冰心的朋友托她照顾一位吴姓的弟弟,结果冰心错把吴文藻当成所托之人,阴差阳错地就认识了。

  下船之后,吴文藻要到了冰心的住址,当时很多男生都给冰心邮寄了信,热情洋溢地表达想认识的心情,只有吴文藻独出心裁,给冰心寄了张明信片。这让冰心感到很特别。结果她给其他的男人都邮寄了明信片,只给吴文藻回了信。

  《围城》里的方鸿渐曾说,男女之间交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借书,一借一还,不就是熟悉了吗?吴文藻深谙其中道理。好在吴文藻和冰心趣味相投,吴先生虽然是理工科男,但对文学也很感兴趣。因此他每逢买到一本好书,看过之后就寄给冰心,还与冰心一起分享心得体会。

  一个不解风情的理工科男能想到这样新颖的方式含蓄又巧妙地表达爱意,让冰心觉得既感动又有趣,很快地,她就与吴文藻堕入了爱河。

  新婚之夜在大觉寺的空房度过,临时洞房除了自己带去的两张帆布床外,只有一张三条腿的小桌子,这要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足足可以念叨一辈子,可是冰心一笑置之,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结婚后的生活虽然每日都要与柴米油盐相伴,但冰心确实人如其名,用她那颗“冰心”装点着平淡的生活。

  有一次,吴文藻拿了一张冰心的照片摆在自己书桌上,冰心看到后就俏皮地问:“你是天天看呢,还是就这样摆着?”直男吴文藻笑说:“当然天天看。”于是调皮的冰心就趁着吴文藻不在,把自己的照片换成了女星阮玲玉,结果吴文藻好几天都没发现。等到冰心提醒他,他才尴尬地笑着把照片换回来。

  冰心还常常拿吴文藻打趣,笑称他是个“傻姑爷”。她还将自己的文学天赋,用在吐槽吴文藻身上,可以说是“专业坑老公”了。

  这首诗虽然不长,却有三个“典故”。有一次,孩子让吴文藻买点萨其马,由于孩子不会说全名,只说“马”,结果吴先生到了点心铺,就耿直地说要买“马”。

  还有一次,冰心和老夫人在院子里赏花,把吴文藻也请来共赏。吴文藻大概心还在学术上,就心不在焉地问:“这是什么花?”,冰心故意逗他说:“这是香丁”。

  又有一次,冰心让吴先生买一件双丝葛的夹袍面子,结果吴文藻到了布店,这两样东西都说不出来,只说要买“羽毛纱”。笑得老岳父合不拢嘴,直言说:“这个傻姑爷,可不是我给你挑的”。

  听了冰心对她的宝塔诗的解读,梅贻琦忍不住神补刀了两句吐槽:“冰心女士眼力不佳,书呆子怎配得交际花。”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每天都环绕在幽默风趣之中,她能把生活里的一地鸡毛都过成一首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又怎么会厌烦呢?

  英国作家劳伦斯曾说:“最好的女人,要做到即使在男人面前风情万种温柔娇媚,转过身去的时候依然是独立自由的潇洒姿态。”

  抗战之后,冰心举家迁到重庆。日子虽然苦,但冰心依旧能苦中作乐。当时梁实秋和人合租了一座民房,取名为“雅舍”,冰心常去坐坐。

  梁实秋生日,冰心酒过三巡,还别出心裁地给梁实秋写了一段“祝寿语”:“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要好的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算实秋最像一朵花,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仍需努力!”

  冰心那有趣又乐观的灵魂里,有着对生活永不放弃的意志力。苦尽甘来,冰心一家本以为该过上安稳的日子,可是风云再起,又让他们陷入新的困局。

  无论岁月多么艰难,冰心都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更没有放弃和吴文藻的感情。她在《论婚姻与家庭》里这样写道:

  “有着忠贞而精诚的爱情在维护着,永远也不会有什么人为的仇视,什么离异出走,不会有家破人亡,也不会有那种因偏激、怪僻、不平、愤怒而破坏社会秩序的儿女。 ”

  晚年的冰心和吴文藻日子过得一样有趣。冰心有很多文章要写,吴文藻也有许多研究课题要做,组织上就派他们的女儿吴青来照顾老人的起居。

  吴文藻家笨就不宽敞,只有六十平米,本来冰心和吴文藻多年各居一室,各做各的研究,可女儿一家来了,就只好共居一室。

  本来空间逼仄了,心情应当烦躁才是,可冰心老人却揶揄:“看看,我们这老两口,总算又‘破镜重圆’了。”

  冰心和吴文藻的晚年生活是有趣又幸福的。多年以后,冰心深情地回忆:“终日隔桌相望,他写他的,我写我的,熟人和学生来了,也就坐在我们中间,说说笑笑,享尽了‘偕老’的乐趣”。

  1985年,吴文藻先生脑血栓去世,这对于冰心来说,打击是巨大的。但即便失去了一生的伴侣,但她依然没有因此而颓丧。

  她养了一只叫“咪咪”的猫,逢人就夸猫多聪明。只要来访的人投来怀疑的目光,冰心老人就立即让咪咪进行表演“sit down,please.”还啧啧赞叹自己的猫听得懂英语。

  有趣的人,拥有一双发亮的眼睛,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发现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即便孤单,他们一样也能与自己作伴。

  子孙按照两位老人的遗愿,将二人骨灰合葬,骨灰盒上写:“江阴吴文藻,长乐谢婉莹”,真正做到了生同衾,死同穴。

  回顾冰心的一生,爱情、事业、健康“全丰收”。很多人都说冰心命好,但却不知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有趣的人并不等同于会开玩笑的人,也不等同于爱凑热闹的人。真正有趣的人,是对生命有着深刻的同情,对生活充满爱与希望的人,他对于人生乐趣的理解,一定深到了骨子里。

首页 | 新闻聚焦 | 西安头条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婚姻爱情 | 购物消费 | 体育健康 | 养儿育女 | 居家生活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西安资讯站 www.3566666.cn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